峘寻镜

《峘寻镜》寻鸟镜 第八十二章 初有显昭 峘寻镜反攻

时间:2020-03-31 12:08:31编辑:拇阅读

平生乐新书《峘寻镜》由平生乐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,主角廖天,纪清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伯亭珺闻言,冷峻的双眸未有波动,薄唇轻启,面上客气道:“不归君与女君不过是去个天牢罢了,就不必来同本座说上一说,二位自可前去。”

峘寻镜

>>>《峘寻镜》在线阅读<<<

《峘寻镜》免费试读


伯亭珺闻言,冷峻的双眸未有波动,薄唇轻启,面上客气道:“不归君与女君不过是去个天牢罢了,就不必来同本座说上一说,二位自可前去。”这话说来便是抬举花归尘与令长久。

令长久敛下眼眸,又抬眸看着伯亭珺,淡淡道:“天规不可乱,本君也不想让天帝办一些为难的事。”伯亭珺那话真是太抬举她和花归尘了,都是客套话,顺坡下驴,都给对方一个台阶儿,面上也好看。

“天宫若都如二位仙上这般,本座怕是要轻松许多。”伯亭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虽然如今天宫很是寂寥,但他身为天帝,又不是真的一件事儿都没得做,相反,乱七八糟的闲杂事儿多如牛毛。

顿了一下,伯亭珺寡淡道:“允了。只是女君怕是要一个人去天牢了,本座同不归君有些事情要商谈。”

花归尘淡蓝琉璃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,朝令长久温和一笑。令长久如今却是一个越来越会拆台的,不假思索的问道:“天帝这是突然想起来的吗?”寻常也没见他们两个有什么交情,花归尘还是个散仙,他俩能商谈什么事儿!

莫不是……有关南沐的……

花归尘闻言,笑而不语,只当令长久是不舍得自己离开自己的视线。自然,这想法的确是幻想,令长久心思着什么,他也是知道的,她暂时还不想思虑南沐那件事,故意不给伯亭珺台阶下,方才还客客气气的……委实可爱。

伯亭珺冷峻的面容僵硬了一下,眸中闪过一丝无奈,令长久这是知晓了什么故意这般问的吗?就这般静默一会儿,伯亭珺终是面上客气,实则毫无感情的说道:“确实是突然想起来的。”

令长久一副了然的模样,和颜悦色道:“既如此,那本君就先走一步,不打扰二位了。”说罢,令长久青色身影一转,便往外走,走的时候,还意味深长地含笑看了花归尘一眼,面若桃花风拂柳,魅惑至极……

花归尘眸中闪过几丝邪念,转瞬即逝,心道令长久在人间待久了,岂止是有点人情味,实在是太有人情味儿了。

伯亭珺听着令长久最后一句话,甚是别有用心,心中一阵不自在,甚至觉得令长久是来吹阴风的,有人的棺材板怕也是按不住了……

大殿上只余下伯亭珺与花归尘二人,伯亭珺面无表情地直言道:“你当真要动他?”

花归尘含笑,却无半点暖意,温和越让人察觉不到温度的说道:“若重来一次,你又会如何选择?”

这问题,很难!

伯亭珺静默一会儿,而后毫无感情波动道:“如若是伯亭珺,便会倾尽所有护他安然无恙;如若是天帝,便是鞭笞九天也要他魂飞魄散!”没有什么重来,于他而言!

花归尘闻言,眸中笑意渐失,敛下眼眸,眼底似是有烽火狼烟,有远古时期的黄尘漫天,青草溪岸,也有一双人影,他,只是一个旁观者……

“甚好。”这是花归尘给的评价。

……天牢

令长久也不知是怎的,一路走来都觉得神思恍惚,眼前还是不是蹦出远古时期渔耕生活,熟悉至极,却又实在捉摸不透,心下委实是烦闷,这般烦闷的走着,便已到了天牢跟前,放眼望去,令长久也大概是明白玉无卿为何说天牢里的生活是一种享受了……

峘寻镜

峘寻镜

平生乐新书《峘寻镜》由平生乐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,主角廖天,纪清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伯亭珺闻言,冷峻的双眸未有波动,薄唇轻启,面上客气道:“不归君与女君不过是去个天牢罢了,就不必来同本座说上一说,二位自可前去。”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《峘寻镜》章节免费阅读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峘寻镜》寻鸟镜 第八十二章 初有显昭 峘寻镜反攻